立即注册 登录

享受着我的能够,欢喜着我的拥有!

2020-6-3 14:27| 夜郎网cnyelang.cn |来源: 原创| 编辑: cnone

摘要:     我痒痒着我的能够,他痒痒着他的拥有。
  
      享受着我的能够,欢喜着我的拥有!
                  ……享受搓背
                  作者:刘杨

  我以为,可以与恋爱媲美,尤其是与初恋痒痒媲美的,唯有澡堂里赤条条的搓背了。

  说是搓背,其实远不至于背,全身无死角的搓擦,身体任意部位的轻佻,酥酥痒痒的……一份不离不弃的搓擦力量,由皮肤出发,让赤条条的我,即便陌生澡堂,依然无忧无惧!

  节奏搓擦的呲吱声里,“隔离”占区渐次沦陷,多日堆积之“隔离”,臣服于不离不弃之力量,或如条状滚离,或如点滴滴落胸前乳间,干脆利落。

  搓背之妙在于“沉淀”,一为时间沉淀,二为“隔离”沉淀,两者缺一不可,否则,绝难达到初恋痒痒之妙境,身体清脱之爽,心中撩拨之痒都无法酣畅淋漓。三天两头的搓擦,皮肤爽爽会天然迟钝,心里的痒痒也很难撩拨。缺少了隔离堆积,搓背,便不会有无边“隔离”萧萧下,不尽舒爽滚滚来的爽气通透。

  沉淀足够了,还需借助泡之催化,大池之泡,要讲究水候,水候包含泡水温度和泡水时间,水温以入泡之始身体有零星麻刺为好,时间不宜超过20分钟。一般而言,泡池要选择白瓷砖,一个台阶的大池,白瓷清水,一目了然。


  泡水也有讲究,有站泡、坐泡、卧泡三个递进环节。

  站泡为水温适应,要站立池子中央,热水入口多在角落,池子中央水温均衡。站泡,水正好至裆部,让热气熏裆,时间以手摸裆部有水珠凝结为限,男性裆部,潮湿阴凉,热气熏抚,会自然结成水珠,根据水温不同,一般情况,水珠凝结时间为30秒至1分钟间。

  第二环节为坐泡,身体需移至池边,顺边沿快速坐入泡池台阶,泡水至乳部,伴着身体大部入水,体温与池水温度落差,不自觉会有哇哇舒爽之声,此刻,身体多处有麻刺的痒痒感,很快,头部汗珠溢出,随后,身体上部逐渐汗珠淋漓。当乳部汗珠开始滑落流淌,身体麻刺感消失时,便可进入第三环节:卧泡。

  卧泡,双手由水池台阶轻轻支起飘飘身体,上身斜入池水,后脑靠托池沿,水至下巴,身体成卧状,至此,身体全部入水,水暖全身,所有排热口集中头部,汗珠由发丛,额间,后脑争相涌出,钻进眼淌入口,肆无忌惮,眼睛砸吧砸吧,舌尖咸咸涩涩。卧泡以心不闷头不晕为前提,一般在3分钟以内。至此,皮肤温软,“隔离”酥松,媲美初恋的痒痒搓背万事俱备,只待“东风”。

  “擦背!”

  一声长调的“东风”呼唤,赤条条的我等待着,等待着幸福痒痒的平民开启。

  “来了!“

  依样的爽爽长调,欢畅弥漫泡池。搓背,是我的痒痒,也是他们的痒痒,只不过,他们的痒痒更有着养家糊口的养养。


  我喜欢朴素亲和的平民大池,这里的搓背,有温馨传递,我的痒痒和他们的养养是融合的,是相辅相成的。而桑拿,水汇等高端浴池,早已偏离身心痒痒本体,几个妹妹撩拨的痒痒,不是痒痒,是肤浅,是欲望。而那些本该怀养养之恩的搓背大爷,个个横眉冷眼,一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咄咄架势,本该催化成就我们的痒痒享受,却成了他们的养养发泄,热气腾腾的澡池,硬是被他们毫无温度的语言,凹凸起伏的省略式搓擦,折腾为我赤条条的冰冷孤寂,安全感全无!

  平民大池则另有洞天,搓背人员相对稳定,大池为他们承包,洗澡搓背多为就近熟客,边搓背边拉家常,与乡亲邻里无二。更为难得的是,贵阳平民澡堂搓背人员大都来自一个名为“安岳”的四川县城,亲人带亲人,朋友带朋友,有着乡土情怀的链接,决定了搓背人员的笑靥常开,搓背也有了无言而亲和温馨的品牌。难得的欢畅之心,难得的成就他人痒痒的养养感恩之心,如此,安岳搓背,遍地开花。哈哈!搓背人员大量输出的安岳县,还输出了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他也搓背吗?搓擦的难道是共和国的脊梁?


  97年的我至螺蛳山,2003年我至中天花园,2017年我至未来方舟,为我搓背,多为安岳人员,多处平民澡堂,有我的泡影,自然,亦有他们的搓迹,见面的微笑,离开的招呼,虽然,我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但记住了他们的亲和,他们的欢畅,他们的暖意融融。

  搓背,犹如我的书法,也是一门手艺。没有搓澡巾的年代,仅毛巾掌控便是技术,脸部,毛巾需宽而厚;裆部,毛巾需松而窄;背部,毛巾需牢牢卡紧指缝……。


  搓澡巾时代了,掌控毛巾的基本功不再需要,但搓功擦法依然要求不减。脸部轻轻滑入,若即若离;乳部顺时针有节奏旋转,避免搓及乳头,又不放过乳晕等区域;腹部则横竖交加,旋转相连,最见功夫是裆部,需一手轻轻拢起裆物,一手匀速搓擦,力度和节奏把握需非常精准,毕竟那是人体最敏感和最神圣区域。左右对称的“金三角”,功夫不够,是不敢轻易触及的。

  当年,乾隆下江南,在扬州享受了一次平民搓背,倍感神妙,亦或是裆部抚擦让乾隆爷痒痒丛生,后宫三千佳丽都没有撩拨出来的痒痒,被澡池一搓,裆物一拢,痒痒乍泄,他龙颜大悦御笔题下“扬州搓背,天下一绝”,从此,扬州搓背名扬天下。

  其实,安岳搓背比扬州搓背,有过之而无不及。扬州搓背只细搓正反两面,安岳搓背则细搓正反和左右两侧共四面,几乎无死角,贵阳风扉一时的水立方搓背便属扬州搓背。

  哼哼……搓澡巾滑动起来,我皮肤一段段红润,“隔离”无可奈何花落去,身体之爽,内心之痒似曾相识燕归来!我赤条条,呼唤着痒痒初恋的不离不弃,不徘徊!

  幸福,真的好简单:享受着我的能够,欢喜着我的拥有!犹如这平民澡堂,安岳搓背,我痒痒着,搓背人员也痒痒着,我痒痒着我的能够,他痒痒着他的拥有。

  2020年5月31日写于东山浴池,6月2修改于贵阳一树花开。

  (刘杨: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写作学会会员、贵州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贵阳市地书冠军、著名双钩书法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