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世界吻我以痛,吉他报我以歌!

2021-2-2 05:58|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cnone

摘要: 世界吻我以痛,我报世界以歌:永远的生命吉他
  来正安是要看吉他的,当然不是吉他广场的吉他意念,而是吉他产业园的吉他真颜。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好大好大的产业园居然都是吉他生产厂区。吉他路灯,吉他门头,吉他旋律音符,产业园,无一不与吉他千丝万缕。

  芬达、吉普森、依班娜、雅马哈、红棉、星臣等世界十大吉他品牌有六大品牌在这里生产贴牌。2018年,产业园年产吉他超过700万把,占世界产量的一半,短短几年时间,正安便由全国深度贫困县一跃成为全球最大吉他生产地。随着正安吉他自主品牌“523”、“Sevinia”、“威伯”等的研发和热销,正安正由吉他制造之乡向吉他之乡悄然转型。

  置身吉他产业园,周遭,仿佛有吉他弹奏,我不知不觉间走进旋律,身体的优美曲线,琴弦的跳跃音符,空灵悠远的回响。一把把吉他安静排列,等待着属于她的那份激情撩拨。

  我见过标签砝码的商铺吉他个体,但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吉他编队,我固执以为,商铺的吉他,有着商业的戾气,是弹奏不出吉他的干净的,工厂编队则不然,秩序的排列,优雅的安静,犹如处子,不用说,我被深深吸引了,那身体曲线,那真情撩拨,那内心的空灵回响……

  “大哥?,您好!看吉他?”

  优美声音传来,天!二十出头的吉他女孩,她居然叫我大哥? 没有叫我大叔。大哥,好美的称呼。

  “不,不是看,是买!?”我掷地有声。是因为吉他撩拨的曲线回响?还是这句直击心灵的大哥?我几乎不加思索地决定购买吉他。

  “那好,大哥,我挑一把原木本色吉他让您试音?,大哥这气质,艺术家!”

  又一声不紧不慢的大哥,?直击心扉,而高大上的艺术家恭维,我却没有了感觉,很多时候,外围认知的渴望是敌不过内在本色呼唤的,一句大哥,亦或有着语调起伏的哥哥,磁力远远胜过高高展架上的艺术家。

  我抱着吉他,走出房门,准备试音于微风过处的院落。我深深吸气,缓缓呼出,轻闭双眼?,右手手指随意划过琴弦,咚咚咚咚……清脆之响便由指尖散出,那一刻,我听到了泉水,看到了蓝天云朵……

  “大哥,您好棒,好棒!”

  我慢慢睁开眼,仰视天空,哇,真的蓝天云朵!

  其实,我不会吉他,也不认识任何乐谱,这撩拨吉他的范儿,不是自欺欺人,而是对吉他的内心尊重。干净的声音,飞扬着蓝天云朵。

  我第一次认识吉他是三十多年前?蓝天云朵的西藏。1988年,我到西藏拉萨贡嘎机场帮助工作,无独有偶,我的工作是空中交通管制员,管制着穿梭于蓝天云朵间的神鹰。

  青春年华,必然会遭遇吉他,应该说,每一位青春少年都有过吉他情节,因为,吉他是青春时代的爱情冲锋枪。?

  80年代,蓝天云朵的西藏,精神生活贫瘠,不用说各类电器,就是电,好多地方都没有接通,保障航班飞行的拉萨贡嘎机场也是飞行时间油机发电,其余时候,不是烛光就是月光。

  青春激情少年,如何可以安静于蓝天云朵?对美丽女孩的渴望,成为那个年代最神圣,也是最伟大的主题,达娃、卓嘎、央宗……以及少得可怜的汉族女孩,我远远的看着,近近地渴望着,直到我认识了吉他。

  拉萨北郊的308高炮团,是一支血性部队,参与了中印边境战争,打得印度军队哭爹喊娘,当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友好访华,但军政不统一的印度,国防部长依然我行我素欲与我军再较高低,并点名要308高炮团参战,这位国防部长便是当年被我军打得惨败的一级指挥官,如今快退休了,军人的耻辱,让他要为荣耀而战。

  和平时期的308团,血性的表现是大碗喝酒,赤膊打架,当然,还有着音乐的宣泄和对珍稀动物般的女军人幻想,毫无悬念,吉他成为他们最有力的冲锋者。

  一个八一月夜,身为排长的老乡邀我到部队做客,全排官兵逐一的大碗烧酒,个个群情激奋,五大三粗的排长从箱子里捧出一把破旧吉他,将电话摇响,电话那端,便是贵若香饽饽的女兵电话连。

  “子妹们,今天是八一节,是我们的日子,我308团1营4排向你们问好,请你们听我们的声音。”

  话柄躺于桌前,吉他链接女兵。抱起吉他,排长开始了他的激情演奏。

  骏马奔驰在离开大草原,钢枪紧握战刀亮闪闪……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弹着,弹着,全排战士高歌一起,声势宏伟,激情弹奏的热血排长,已经热泪盈眶。坐在一旁的我,听到了电话那端的激动哭泣,那一刻,我完全沦陷了,沦陷于吉他震慑心灵的力量,沦陷于吉他引领的雄性燃烧。

  吉他,我可以不会,但尊重着,呵护着,我会!

  西藏工作一年后,一位乐山女孩?走进了我的生活,娇小的身躯,干净的面容,尽管她只是临时工。那个时候,正式工与临时工可是天地之别,不用说工作,就是一个城镇户口,都会成为一个人一辈子的梦想。我抛开临时工壁垒走进她,不是因为她有姣好面容和温柔体贴,而是她的床头有一把绑着彩色毛线的吉他,其实,我没有听过她弹奏,她会的或许只是几个音符,但她爱着,敬畏着,这就够了。

  高原上的走进,那是我的初恋,吉他相伴的蓝天云朵,一把吉他,成为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尤物,生气了,拌嘴了,只需轻轻拨弄吉他,弦?音流淌,无论跳跃的单音还是和弦的重音,吉他声起,一切烟消云散,吉他,成为那个年代我们共同的心灵供养。

  那段吉他相伴的蓝天云朵日子,决定了我对声率起伏的敏感,我可以不懂音乐,可以不弹吉他,也可以不识乐谱,但,内心藏着一把吉他的干净和纯粹。

  多年后,我娶妻生子,我的妻是一架手风琴吸引我,虽然不是吉他,但音律干净的领悟是一样的,有着音律干净的投入,生活是不会没有色彩的。

  多年后,由于生活压力和世俗成功界定的身不由己,我远离了吉他,其实,对仅仅是尊重的我而言,好像一直就没有拥有过。如今年华已老,爱情冲锋枪再也无力抠响孱弱无力,知天命之年老者的爱情故事。

  2016年3月,我接到一位老朋友电话,他代赤水法院邀请我到赤水讲课。失去联系多年朋友的有了消息,我好高兴。那次赤水之行,不仅仅是讲学和老朋友的会面,而是一个有关吉他的时光故事,他几十年吉的举起放下和供奉的生命进程,耗去了他半辈子人生。这是他与吉他聚合离别的故事,也是传统文化与商业渗透的悲催阻击。刚刚打开的国门,极大诱惑的物质追逐很快呈燎原之势,将几千年文明虐得体无完肤。

  他的名字叫小东,狂热的吉他追随者,八十年代,凭自己之力,考取遵义电声乐团,吉他技艺已到很高高度,当时有黔北第一把吉他之称,少年得志,吉他梦想,幻想着万人空巷弹奏,渴望着大众偶像膜拜。随着国门打开,他天真以为艺术的春天来临了,凭着一腔热情,兴致勃勃开始了热土海南的艺术梦想的逐梦之旅。

  “就是那次追梦之旅,让我砸掉了吉他,开始了羞提吉他的商业追逐。”

  此刻,怀抱吉他的他,谈到当年岁月,依然咬牙切齿。

  ”我在台上全身心演出,下面是有钱人,他们屁都不懂,不懂我都认了,还带着多个花枝招展小姐随意糟蹋艺术,一会这位小姐喊停要我陪喝酒,一会儿那个小鸡要我到身边弹奏,我忍无可忍,可演出老板居然卑躬屈膝,一脸媚笑,我愤而罢演,老板对我破口大骂:没钱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会弹吉他就是艺术家?艺术家管屁用,钱,钱才是天,才是爷!我的自尊突破了底线,我指着老板说,妈的,我挣钱给你看,随即我摔碎了陪伴我多年的吉他,发誓不再碰吉他,从此,开始了一门心思挣钱,挣钱当爷!”

  那天以后,吉他的小东死了,挣钱的小东疯狂了。管他妈什么东东,只要挣钱就行。多年后,他有钱了,也不知为什么,他消失了,离了婚,离开了家乡,从此,我们失去联系。

  他的突然再现,让我们曾经的艺术交流涌上心头,诗词唱和的烈酒,吉他撩拨的月夜。

  “离开吉他多年后,我有了钱,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荡荡得不行,随着时代对文化艺术的尊重,我当年的誓言不能再履行了,要不,我会疯狂的,我的生命不能没有吉他,不能没有歌唱,于是,我又抱起了吉他,办起了吉他培训班,我用心弹奏着,与其说是教学,不如说是二十年辜负吉他的良心回馈。抱上吉他一刻,我找回了自己,这个时候,我才有脸面,才有尊严给你打电话,邀请你来听我的吉他呀,朋友!”

  吉他的小东回来了,酒里的朋友,眼眶有了泪水。

  或许是吉他的护佑,我在赤水的讲座非常成功,讲课视频被传至当地官方平台,好评如潮,我也因此在赤水有了较高知名度。

  也是因为这场讲课,赤水老领导托其身为赤水妇联主席的儿媳妇请我家中做客,老领导德高望重,如此礼贤,我岂有不去之理?

  老领导退休后潜心书画,对书法,我也有爱好,我们有着共同话题。

  同行多人,开始还陪着我与老领导聊天,忽然之间,吉他乐曲轻轻弹起,陪护朋友随吉他声音缓缓闪离,慢慢退至房间角落,桌前,只有了我和老领导的对坐和静静欣赏,不会儿,吉他舒缓,慢慢收曲,余音渐低渐低,直至无息,随即,掌上响起,这才是吉他,这才是朋友愧对了二十年的吉他。热闹安静了,安静的日子也可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

  “包上吧,这样的吉他我怎么会让她逃离“

  我不会吉他,但我可以拥抱着,欣赏着,我不会吉他,但吉他可以陪护我,书房的起笔,床头的梦飞,世界与我以痛,吉他拥我以歌。

  一曲人生风采,吉他,总会弹奏出激昂的奋勇向前,和缓的人生漫步以及凄凄惨惨,斑斑驳驳的爱情坎坷冲锋。

  爱你,你甚至可以不歌!

  2020年8月5日凌晨03:40写于正安安场古镇宾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