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空气里,有着甜甜;饮水中,住着净净。这才是家呀!

2020-11-8 23:18|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cnone

摘要: 龙里大岩村寻访
  今日晚餐,在大岩村农家。


  火炉盘上,晚餐,热气腾腾着……

  排骨炖的蓬瓜,粉粉的,糯糯的;萝卜烩的牛肉,软软的,精筋的。青葱葱苦蒜煸炒的蔫巴巴秋辣谷,翠翠的豌豆尖尖,青挺挺的秧秧小菜……猪圈肥水滋养狗肉香,一根是一根,通体清翠。肉软骨酥的排骨,回甜回甜的萝卜,一大筷子夹来,径直打滚于野葱辣椒蘸水,我的个天!那个好吃,美到心心了。


  今日,农家大儿子回家,并几位朋友,火炉上,菜,好丰盛!农家真心留我,我岂能拒绝?毕竟,那蔫巴焉巴的辣椒和野香四溢的苦蒜,有我的采摘呀!


  倒上酒,三位男性和两位女性端起了酒杯,我因要开车,无奈以茶代酒。

  不能喝酒就多吃菜,以多吃陪他们共乐。淳朴的乡人,酒喝得干脆利落,我好馋,好想融入这火炉一样的热热酒趣,想象着,酒后以怎样的方式入住农家?

  来一坨牛肉,吸一口滋滋响的排骨骨油。哦,猫被肉香吸引,她过来了,身体轻轻摩擦我的脚踝,馋兮兮,娇滴滴的讨要声音,我心里好是痒痒。对了,狗也过来了,为骨头的美味,不一样的是,它没娇滴滴痒痒要要,而是眼巴巴的可怜兮兮。乡村,不会专门准备猫粮狗粮,而是主人吃什么它们吃什么的众生平等。


  ”你家生个娃,我家养只狗。”

  乡下,娃与狗不分高低,人不精贵,狗不卑微,和谐,是这片土地的本色。


  饭后,寨子一老乡邀请去他家看看。

  路边几层房子,就是他家了,不用说,他很富裕。

  刚进家门,启家庭音响便开启了,直接卡拉OK模式,话筒,传出乡土声音。他的首席开唱,有着对大家的尊重和欢迎。

  随着音乐,诺大房间热闹起来,主人真诚邀我开唱,我无法回绝,只是,我没有唱歌,而是模仿毛泽东主席语气朗诵了他老人家的“沁园春·雪”。

  大家听呆了,随即鼓起掌来,掌声有着对我的肯定,更有着对主席的厚谊深情。

  每人开唱后,便进入乡村最喜闻乐见的娱乐~麻将。

  麻将是钱的娱乐,没有想到他们的着娱乐底气好足好足。我谨慎谨微,小心翼翼打着每一张牌,生怕哪一张随手牌会触动自己的底气阀门而丢失颜面。

  唉!农村富裕了,筹码不小的游戏,没有触及他们的底气底线,真的,他们的娱乐人见人爱。

  这样的娱乐直至凌晨一点。夜幕里,我独自驾车山路行驶,一整天的山村寻访,内心满满的获得感,远望的绿荫森林,近吸的清新空气,还有着裤腿衣袖密密麻麻的黏黏草,毛锯子。


  山路,蜿蜒着,车灯的弧线拂射,薄雾飘笼的菜地,水汽悄然于庄稼茎叶,这该是庄稼地的野性成长吧?

  路,越来越平直,路灯明亮起来,车灯里,没有了薄雾的泥土,没有了水汽的庄稼,进城了!

  离家近了吗?家在哪里?一百多平方米的商品房?亦或滚滚红尘的都市?


  不,应该是可以抚摸泥土,可以看到鸡飞,能够听见狗叫,空气里,有着甜甜;饮水中,住着净净;田野上,生长着乡愁,乖乖,那才是家呀!

  2020年11月9日凌晨03:40写于一树花开工作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