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丢人,再丢人,丢丢不息......

2020-10-13 13:08|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cnone

摘要: 最伟大的思想者都是趋于反动的
  两天了,我蜗于工作室,竟然没有离开这一百多平方米半步,窗外,阳光明媚着,伴着各种诱惑随阳光挤入,我居然可以无动于衷?老了,有蠢蠢之心而无欲动之行了,丢人啦!一丢……
  两天来,我读书写字刷抖音,安静里品味着大千世界的古怪稀奇,蜗着,好像蜗出了情怀。
  只是,今天,我不得不出门了,不是守护不了一个人的孤寂,而是,我的快递到了!
  “快递到了!”
  这是呼唤女人的不二法门,我好像也被奴役了,难到男人的一半真是是女人?亦或是我对女人的尊崇不自觉被同化?
  丢人啦!二丢……
  “什么快递?低档地摊货,还拼多多,谁想同化你?”
  妻的劈头盖脸,我好是尴尬,没能套近近乎?,却被泾渭分开,丢人啦!三丢……
  是的,要不是她不屑的拼多多吆喝,我还不好意思说,拼多多,好像就是为我准备的平台,几块钱就可以享受“快递到了!”的快意人生和品牌服务,各位,我可是拼多多贵客,拼多多VIP中P!
  今天快递,虽然也是拼多多,但规格空前提升,高端版本。穿,我可以低端;用,我可以廉价;享受,我也可以拼单砍大刀。唯独知识,不敢廉价,更不敢横刀跃马,因为,她是至尊,她是神圣!
  是的,今日快递便是思想之光的书籍!
  其实,快递到与不到,我都在那里。思想沉蕴的书籍,有着智慧光芒的快速传递。
  “来了!”
  我呼唤着走进丰巢。好长好长时间没有亲近纸质书籍了,现代媒体的汹涌澎湃,纸质书籍沦为三县一市,边缘了!
  好在,我内心深处有着墨香回响,那是一个乡村孩子的童年记忆,小人书摊上,我读完了《三国演义》和《水浒》,那一分一分的钢镚是我做泥巴口哨半分半分挣来的(一分钱两个),一本薄薄的《安徒生童话》我硬是抄了几天几夜……
  今日书籍,是红色封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和黑色封面,有着沉静厚度的王东岳先生哲学著作。
  《民法典》融多部法律一体,是百姓法律法规的百科全书,有着亲和平头百姓的接地气解读。

  我非法律工作者,不过爱好,多位朋友法律界风生水起,我耳濡目染,沾些气息。单位上,自己歪打正着与法规结缘,二十多年前,我作为选手,代表贵州省民航局参加西南地区民用航空企事业单位《民用航空法》知识竞赛,一个多月的集训,我对这部法规烂熟于胸,当年可以一字不拉全文背诵。就是那次知识竞赛,开启了我与法律法规的深度渊源。浩如烟海,貌似杂乱无章的法律条文,究其法理都大同小异,奇巧的是,我的工作与法规息息相关。我参与了单位法规条款的起草,又直接践行了法规条款的落地执行,基于理论和实践的融合,很长一段时间,我作为讲师,宣讲相关法规条款于民用航空各机构各部门。不仅如此,还趣味地参与了民间民事法律活动,帮他人起草合同、书写诉状及其他法律文书,边学边做,最后,还作为诉讼代理人走上了法庭,与对方律师华山论剑,哈哈哈,承得对方谦让,我赢了!
  “你赢个屁,我去也赢!”
  又是多事之妻,是呀,杀人偿命,借债还钱,秃子头上的虱子,还需要论辩?
  又丢人了!再丢……
  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在赤水市法院道德讲堂讲《反家庭暴力法》,好像还讲得活色生香。
  “谁家庭暴力?我凶过你吗?你反什么暴力?是要起义呢还是要舍得一身剐?”
  多事的妻哟,家里哪有法律?弱肉强食,谁厉害不就是谁为王?庄稼地里有女王,客厅沙发有小主,卧室里还有女魔头……
  荀子《劝学》有云:“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
  ……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无力扛鼎一家之主,不也可以偷偷积蓄力量获取藩镇割据?有《民法典》神助力,还会丢人吗?那可是滔滔不绝的力量荟萃……

  另外书籍为我敬畏的自由学者王东岳先生哲学著作,此前听过先生很多讲座,惊为天人,先生学贯中西古今,思想深邃高远,思维逻辑缜密,语言嶙峋奇崛,脱稿讲解每一句话几如修订美文,听其讲座,直戳灵魂,比起飞扬跋扈的郑强教授,先生沉静多了,足见水深!东岳老师娓娓阐述,听场鸦雀无声,一场讲座就结束一次经久不息的掌声,足以秒杀掌声的千军万马。伟大的灵魂都是沉静的,植入灵魂的文化符合,是灵魂的供养人和滋养者,盘虬卧龙的桃之夭夭,哪有资格比肩遮天蔽日大树树根的生命强劲?

  曾经,老师作品研讨会请来多名官方牌牌学者,其中有重量级学者周国平等,学界有“男读王小波,女读周国平”之说。我读过部分周国平文章,语言优美,也有一定文化深度,但讲座平平,相比先生,不在一个量级,一个是表层的身体愉悦,一个是灵魂的颤动重塑,一个是文章的家短里长,一个是思想的高山仰止,就学识而言,流浪学者的先生是远胜于官方重量级文化大师的。
  我无意贬低周国平老师及其他文化大咖,他们都是我敬重的独立思想者,只是比起东岳先生,总觉得是星星和月亮比对,不是其他学者孱弱,而是先生太过强大!
  “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
  好多好多的文化官员,凭着一两篇官方授意的获奖文章,每每以著名学者和文化大咖为他人启蒙,殊不知要么误人子弟,要么贻笑大方,他们不一例外的大谈主义,口吐莲花,中国梦,不忘初心不绝于口,处心积虑地制造着语言垃圾和文字垃圾。

  “最伟大的思想者都趋于反动。”
  老师一语中的,直戳流浪思想者背后的唏嘘,较劲官方价值观体系,流浪,只能顺着年轮行走,天涯海角,白天黑夜……
  老子是反动的,柏拉图是反动的,卢梭是反动的,他们在反动思维里看到了“向前运动”的隐性危机,他们的思想内蕴和灵魂丰满远非普世价值观的官员和御用学者所能够企及,一般百姓就是人神之远了,他们能做的只有疯子和傻瓜莫名其妙和不可理喻的嘲讽。

  “递弱代偿”
  一个有着生命震撼的命题。一直以为时代发展,社会进步,现代文明一步步走进人类,社会就会变得温婉情趣,谁知,文明是一种诡计,她的加盟,本源人的幸福纯粹和结构人的和谐安稳飘摇玄曳。风平浪静,鸟翼戏水的祥和表面,不过是“递弱代偿”的花样补贴,犹如低保。
  “你还对流浪念念不忘?”
  还是多事之妻。
  男人骨子里的仗剑天涯与英雄美女,流浪,充斥着我的整个青春时光,多少次心里呼唤着山水共永,万水千山走遍……只是,那个年代,温饱尚在边缘,哪里得来仗剑斩落铜臭的底气和“请君三尺剑,烽火城头立肝胆”的剑侠红尘飘香?什么万水千山,即便秀水黔山也只是说说,说说而已。这说说,几十年了,两鬓斑白,还流什么浪?流不动了,可悲的是再也没有了浪的翻涌!
  时光有着她流淌的惯性,流浪的三毛停止了流浪,生命能量抗衡着惯性能量,生命陨损,生命时光戛然而止。我呢?江山风月的惯性垂涎,不也只能是守着身体的说说和灵魂的想想惯性?
  养生一般的短距离跬步,如今,流浪演绎为散步,慢慢走,认认真真数着微信里的行走步数,对 ,六千步,多了,对身体不好。想当年山临绝顶我为峰的豪情天纵,今朝哪里还可以仗剑?剑在哪里?哪里又是天涯?

  “落后就要挨打。”
  错也,是先进就要挨打,纵观中华史,千年间的草原民族入侵,不都是因为我们先进,我们文明,文明笼罩的先进,有着生灵涂炭和流血飘撸的强力附着。
  小国寡民,复归于婴儿,见素抱朴,如此该有着治大国若烹小鲜……
  还是随东岳先生思想流浪吧,这样的流浪不是万水千山,不是歌榭楼台,而是思想和灵魂九曲回肠的荡气回肠。

  “好,好,这样的流浪,我支持。”
  多事之妻语言里有了少有的温度。
  难道她读了我的《驯悍妇》?
  “只是,先把碗洗干净,就现在!”
  驯悍妇?悍了又如何?不是“递弱代偿”吗?弱了,多干活,这就是代偿!崇拜东岳先生,知道东岳是谁吗?是老丈人!见妻如见东岳,去吧,厨房流浪!
  东岳先生,谁给您取的名字?您的“递弱代偿”,偿的怎么是负数?
  丢人了,又丢……
  突然想起苏格拉底悍妻的泼水故事,如此,内心窃喜,比起老苏,我不是天下最幸男子!?
  是的,一切终归“递弱代偿”,不是不偿,时候不到,一切的代偿都是零存整取,受得了递弱的忍辱今日,才会有代偿硕果的朗朗明天。
  丢人了,不怕,丢丢不息……
  2020年10月13日19:30写于永乐乡水塘村水塘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