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没有英雄的时代,我只想做一个人!

2020-3-18 15:20| 夜郎网cnyelang.cn |来源: 原创|作者: 刘杨| 编辑: cnone

摘要: 写于贵州援鄂医疗队回归之时
   ......写于贵州援鄂医疗队回归之时
  “英雄凯旋,欢迎回家!英雄凯旋,欢迎回家!”
  机场至贵阳城区路口两侧,省市领导、公安人员、机场员工、媒体记者、自发群众等数百人夹道欢迎贵州援鄂(湖北)医疗队凯旋归来。欢迎队列包括省委书记、省长及省委所有常委人员,他们与普通群众一样,候于公路一侧,恭迎英雄到来。

  上午11:25,医疗队车队驶入欢迎道路,欢迎人员开始骚动,大家不约而同侧目观望,所入眼帘是开道的庄严警车,紧随其后是五辆成队列警用摩托车,然后是英雄车队,车队共计十二辆大巴,分护士车队和医生车队,护士车队在前,医生车队在后,护医车队间,依然五辆成队列警用摩托车引导,规格高贵尊荣。

  医生护士统一着装,护士服装红色为主,与其阳光面容相映,有着摄人魂魄的美。车队缓缓驶过,英雄们与欢迎人员挥手微笑,面容亲切和缓,大家不约而同欢呼“英雄,英雄!”

  欢呼源于真心,现场气氛热烈,欢迎人员心潮澎湃。

  短短几分钟,欢呼,目送“英雄们”们微笑驶离,惊鸿一瞥的挥手,崇敬之情油然而生。省委书记在哪里?省长如何挥手?好像都不重要了,唯有大巴车内那一张张微笑的亲切面容,悄然触动着我内心的家国情怀,眼眶,不自觉有泪花舞蹈。

  为此次简短仪式,欢迎道路短时封闭,拦截等候和改道驾驶员欣然配合,得知为了迎接疫情一线的贵州英雄,大家无不崇敬。他们是国家的英雄,更是百姓的英雄,理应得到高规格的荣誉和尊重。

  我手举国旗,为英雄欢呼,车队缓缓驶过,英雄们从容的挥手微笑,我却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静,我在想,他们为什么会得到百姓由衷的尊重?不是高高在上的主义,不是高屋建瓴的思想,更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决心口号,其实他们很平凡,平凡到等同于我们的上班下班。他们不过是特殊时期,在特使地点很好地履行了自身职责。

  履职,一个再平凡,再普通不过的职务行为,因在不平凡时段,不普通地点的完美,而散发出生命能量的光辉,锻造出精神的高贵引领。英雄不是某一个人,也不是某一个团体,而是一种精神,一种气节的浩然长存,纵横捭阖。
  或许,就疫情而言,他们的归来,不应该是凯旋,而只能说是换班。我们并没有战胜疫情,疫情还会很长一段时间与我们周旋,回归,不过是换一种方式履职。


  由万众瞩目的疫情前方,回到普通百姓咳嗽感冒,生老病死的后方,普通方式,平凡日子的完美履职,相比疫情世界的亮剑惊艳,虽然默默无闻,却有着绵绵无绝期的厚实担当,或许,一以贯之的平常胜于激昂奋达的血气。
  英雄回来了,一份完美履职圆满终结,随后的平凡日子,英雄将回归百姓,荣誉的英雄不难,难的是英雄的内心,难的是用英雄的担当履职于职业生涯的日日夜夜。时代呼唤英雄,但更渴望履职的普通公民。英雄在哪里?在疫情前线?在边关哨卡?抑或在奥运赛场?其实都不是,英雄就是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你我,以欢喜之心做好本职工作的普通百姓不也是自己的英雄?

  教师诲人不倦,战士无悔守边疆,医生治病救人,救死扶伤......
  英雄回家了,我们敬仰英雄,但并不希望英雄辈出,乱世出英豪,英雄辈出的年代,一定是一个动荡纷争的年代。
  家国两旺,安居乐道。没有英雄的时代,我只想做一个人!
  2020年3月18日15:00匆匆写于贵阳龙洞堡机场
  (注“没有英雄的时代,我只想做一个人”为作家大踏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