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无为力量之黑豆花大驾

2020-1-30 02:23|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cnone

摘要: 无为的力量
  今日,意外收到助理从习水托人带来的黑豆花和油辣子,收到时,豆花还热乎乎的,心里好温暖。层层包裹的袋子,难得一份用心,在这草木皆兵的非常时期,尤为难能可贵。


  到小区门卫拿豆花,为我回贵阳后离开家和工作室的处女行,这个“武汉病毒”惊恐的年,人与人的交往,人与自然的交往,人与内心宣泄的交往,被病毒恐慌天然隔离。年的热闹喧嚣没有了,年的其乐融融没有了,年的文化承载也戛然中断了。

  问候吉祥的拜年不再,亲人饭亲酒趣不能,朋友也只能相忘于江湖了,就是现代文明标记的汽车也不能异地幽会了,如此,洁身自好成为轻而易举,自然而然,以往洁身自好的道德高标线,现在却成为行为基础起点,人人可为又不得不为,一直不齿吃喝睡的八戒精神成为弘扬对象,不添不惹不为也是贡献,颠覆传统呀!之前读《道德经》对道法自然的无为胜有为一直心存疑虑,今日病毒开释,瞬间醍醐灌顶,只是,难为这无奈的无为了。


  相比现实的无为,网络却漫天有为,热度爆棚,喧嚣四起,四海之内皆兄弟,五洲各处有朋友,重灾区的武汉,该是网络之为所欲为,唯恐不为吧!虚拟的喧嚣对应的是现实的寂寥,或许,网络的暴涨的热度遮掩的该是现实垂落的冰点吧。

  能量终归是守恒的,没有真情付出,必然会假意献媚,贪嗔痴的人性本恶,不也可以为面具遮掩下真善美的人性光辉?

  多天来,我无为呆着,小小空间,炉子烧得热热的,不为有为的守岁,而是因为暖暖气息里有着打盹的无为老年本尊,老了,该是自然而无奈的无为了。


  “炉火旁打盹!”

  突然一激灵,这不是我青春时候幻想的老年时光吗?多年前读过爱尔兰诗人叶芝的年份原浆爱情诗“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老了,真的只能在炉火旁打盹了,哪有不朽的朝圣者灵魂和深爱着的脸上痛苦皱纹?以前没有关注诗歌的创作背景,误以为这是一首有为的绝美爱情诗,数十种译本,分享和传递着诗的优美和爱情的醇香,殊不知,这是诗人一生的痛,用一生有为的真情和守候换取一生无为的痛苦和煎熬,试想,如果诗人有为的随心所愿,抱得美人归,哪里会有惨遭无为拒绝而心灵滴血的有为诗作?再一次透彻开悟的无为力量。

  无疑,获得诺贝尔奖的叶芝永垂时空,“当你老了”也成为不朽,而哪位让诗人拼其一生有为而最终无为的女神早淹没于历史长河,“当你老了”记录的不是女神无为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而是女神有为的断然拒绝和一世冷漠,残酷的有为催生的苦涩无为的生命之花。

  “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叶芝描述的女神)。

  不论得与失如何唏嘘,也不论有为无为如何翻转,当年诵读预期的“当你老了”,今日都变成了现实。老了,真的老了!打盹,失忆,话多尿频,丢三落四,小便湿鞋了,视力模糊了,随时随地的瞌睡,整夜整夜的不眠,我真的老了!青春没有华丽盛开,老年的荧火如何弥补?花开不当时也写满了伤悲呀。“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悲哀呀,是年华负我还是我负年华?

  老了,岁月积淀的资本,让我有了可以前往的远方,可脚力已经无法到达,我们可以与命运抗争,却无力与岁月叫板!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一直以为那是虚荣浅薄,如今明悟,至理名言啦!阳光沙滩下午茶,不是还需要一颗交握欣赏的年轻之心吗?

  如是,只有踱步自己能够抵达的远方了,“山水、真诗、梦想佳人”,老年无为的无奈,再加“武汉病毒”的侵噬,我的远方领地,多处已经被殖民了,山水自然画入了红线,人性交融的真诗打入冷宫,梦里佳人摇曳也让厚厚口罩装扮为恐龙世界,凤姐传奇。远方,被隔离了!

  厨房油温、客厅炉暖、卧房被热就是我的远方吗?好一个索然无味了得!

  今天是正月初五,也称“破五”,破陈年厄运,开新春鸿福,亲朋好友聚欢驱赶年兽,烟花爆竹劲道燃放。文化的“破五”传承已经大打折扣,“武汉病毒”的悲催让“破年”望洋兴叹,破吗?哪能破!没有幸福传递的沉寂,也不会有病毒相亲的苟且,想想消损癌细胞的化疗吧,不是有着好多好多健康细胞的悲壮殉葬?

  哈哈,豆花的意外惊喜,不是有意无意间融合了今日之“破五”?我喜欢豆花,喜欢那份温婉皎洁和山野气息,热乎乎的黑豆花。该有怎样的能量传递?元代诗人有诗云:磨砻流玉乳,蒸煮结清泉。色比土酥净,香逾石髓坚……这黑黝黝的黑豆花比起白乳乳的白豆花不是更上一层楼?金莹莹香喷喷的油辣子,耶,爽呀!此物下酒,炉火旁打盹,不也能感受一番老夫聊做少年狂的豪迈?突然想起明朝大才子解缙写自己父母磨豆腐,卖豆腐的打油诗,母亲推豆腐手转乾坤,父亲卖豆腐肩挑日月,司空见惯的生计平常,却有着“破”之气派,是呀,乳汁般流动的豆汁,居然可以点石成金,成为凝脂滑润的美味豆腐,悄然无为之融合,居然凝结了无中生有的惊现,壮哉!


  豆腐大驾,居然与阳光随行,今日,有了新年的第一缕阳光,这该是“破”之功德吧!不论自然山川如何红色警示,人情练达如何封签耀眼,也不论梦里佳人如何口罩涅槃,阳光之处,就有“破”之能量循环,炉火旁打盹的老年,“武汉病毒”的肆虐,只要阳光普照,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一樽还酹江月。


  趁热,趁阳光,趁心里“破”之燃情,我特意为黑豆花光临,制作了清炒莴笋和粉蒸肉,算是侍奉礼遇吧,想“武汉病毒”大驾,封城封路,多种隔离侍奉,这来自遥远有着真情能量的黑豆花不也需要这样的尊贵?对,特定时候,尊贵独享,再开启一树花开酒,为黑豆花接风,哈哈!今日之破,有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阳光,有点石成金,变腐朽为神奇的豆花,有粉蒸肉,炒莴笋不记卑微,不离不弃,再有一树花开的生命强劲,如此,还有什么恐惧?打瞌睡的无为老年?“武汉病毒”的有为防控?不都会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吗?悲壮,永远是悲壮。

  生命是一树花开!


  2020年1月30日凌晨写于一树花开工作室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