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上水沟

2019-12-21 12:59|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cnone

摘要: 有色彩,有温度的会议
  作者:吴亦阳(peter)

  有时洗澡,手会无意中碰到左腿腘之处的刀疤。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刀疤一一镰刀砍下的一个刀痕。

  看看这个曾经的刀口,思绪万干,一个美丽的身影会隐隐约约,活灵活现地出现在脑际。她是那样地美丽、端庄、动人,沉稳而不张扬。脸型的好看,白嫩的肤色,令人难忘。她叫好玖。名字有点古怪,可那是我们当地苗族的标准发音。


  那时候在一起读书,砍柴(用作家里的煮饭燃料),拾穗子等等,都在一起。尽管她住在上水沟,距我们老麦田有一段路。可做这些活动,大家尽量都在一起。真正做到了相互学习,共同探讨,一齐前进。她红润齿白,匀称健康。笑起来总是露出整洁的牙齿。身体健康,距多远,都似乎闻得到特有的芳香。回答问题,时而流畅,时而掩饰不答,要么总以"阿棒、阿棒" 回应。本来约好,认定了一一读书可以进城、读书改变命运。可是,学习的难度挡住了她前进的步伐。特别是《英语》,《函数》等。慢慢就有点跟不上了。没能闯过激流险滩,跨出大山,走向沿海,顺进京城。


  砍柴。一般地要走几公里才能到达可以伐木之地。砍柴的过程是艰难的,流汗水的,费力沉重的。担柴前行中,视线往往被梱柴挡住。有时,听到声音,不得不吆喝着。有时,也有风险,那就是会遇见蛇。蛇一般不会攻击人类。可碰到了,也会心惊肉跳。有一次,到达伐木之地后,各自去砍。隔得不远,相互照应。当把树木扒开之后,一条不太大的蛇被惊扰。蛇仰起头,阴森恐怖。顿时心里发怵。手握镰刀,本能反应,挥刀劈去。蛇没有打着,早已没了踪影,反而由于紧张,用力过猛,惯性往下,一刀砍在左腿腘处,鲜血直流。这时,不由得尖叫一声一一唉哟| 这个叫声惊动了附近的好玖。很快,她来到身边。她下意识地叫我按住刀口。只见她,很快在附近找了几位草药。放在嘴里咀嚼着,成为糊状,涂敷在刀口处。说来奇怪,血马上止住。她命令我,腿要伸直站稳,不能卷缩,让伤口张开,易于恢复。之后,从她的围兜外,撕下一条,捆绑在砍伤处。这一过程,十分流畅娴熟。令我几十年来都没有忘却。太神奇绝妙了!


  来,由于许多原因,我们渐渐地往来少了。每次途经上水沟时,心中默默的祝福着她。心想,也不知谁掀开了她的盖头,盘起了她的长发,俘获了她芳心?

  这个地方在黔东南州黄平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