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我太有才了!

2019-7-3 23:48| 夜郎网cnyelang.cn |来源: 原创|作者: 刘杨| 编辑: cnone

摘要: 我太有才了
我太有才了!
作者:刘杨
(一)

  我太有才了!

  几十年来,我深信不疑!

  小时,我读书第一,打猪草割牛草第一,甚至,捡狗屎也是第一,我还是十里八村第一位考上省外大学的学生,真的,我好有才。


  工作后,为工作周边苗寨着迷,一个月朗星稀晚上,我独闯苗寨,渴望与苗家姑娘行歌坐月,谁知,被寨里小伙儿追得屁滚尿流,扑爬跟斗。被我第一个。为身心自由,我迁出集体宿舍,安身部队舍弃危房,做着“江山风月主”的诗人大梦,幻想娶一位勤劳美丽的”庄稼地里的女王。”(一位老诗人的诗)


  因独自居住危房,我学会了泥工活、木工活、电工活和厨师活,更为出彩的是,我还学会了原生态苗族情歌,诗言志,歌言情,学会苗歌,是挑逗风情万便有了挑逗苗家姑娘的精神前提,丢脸的是,姑娘没逗成,反被她们戏弄得体无完肤却无怨无悔。


  我真的好有才,单位迎春晚会切土豆丝比赛,我斩获冠军。十分厨艺七分刀,我年纪轻轻获如此大奖,才气逼人啦!

  青葱岁月,情窦洞开,那个时候,我还爱上并写出了诗歌。诗歌,可是文学之巅,那个年代,诗人是社会的宠儿,受追捧程度远远超过当今演艺明星和小鲜肉,诗人,是多少纯情少女梦里的摇曳水乡。


  因为诗歌,江南美女献身盲人诗人;因为诗歌,顾城的黑色眼睛没有寻到光明,却寻到了美丽谢烨和多情英儿;因为诗歌,“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成为不朽箴言;因为《致橡树》”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其貌不扬的舒婷成为那个时代的女神。

  ……

  不知道,夕阳下

  有落花的魂床

  有烤灸的泥土的芳香


  不知道,夕阳下

  泥土可攥出忠魂的血

  风传颂着一代人的绝唱


  不知道,夕阳下

  有尊金色的雕塑

  以永不知疲惫的眼

  渴盼我回归故乡

  ……

  总希望,夕阳下

  飞天袖间的花雨

  覆盖潇湘馆中花冢的凄凉


  总希望,夕阳下

  苗家少女

  把相思纳满鞋底

  总希望,夕阳下

  苗家妇女.

  把夕阳填满灶螳

  一份羞怯的爱恋

  一段女性的柔肠

  ……

  不会忘记,夕阳下

  坠地秋叶的安然

  回归泥土

  终于抵达生命的彼岸


  不会忘记

  一个个生活的足迹

  被夕阳一一点燃

  一段段生命的进程

  因夕阳的悄悄隐退

  更加辉煌灿烂


  不会忘记

  夕阳吻别地平线

  那欲了而终又未了的千年尘缘

  1986年的诗句,今天读着,依然内心温热,自己好有才!

  ……

  “什么玩意儿?不务正业!”

  领导不屑一顾的断然否决,开启了我“有才”命运的多舛之旅。

  什么“南舒北顾”?“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人不也卧轨山海关外?

  是呀,什么玩意儿?今天看来,我那是什么狗屁有才,领导的断然否定,决定了我与领导阶级的渐行渐远。可惜,人生没有彩排,只有说一不二的直播。

  不如我“有才”的同学做了领导,没有多少才的同事也走上管理岗位,我呢,依然坚守自己的“有才”,原地踏步。

  ……

  我再一次提醒自己

  挣脱绳索

        拥抱她

        疯狂地拥抱她

  自我的禁锢

  是条条带血的铁链啊

  飞出自己的心吧

  肉体又算得了什么

  ……

  我只能

  只能给你永恒的爱

  而不能

  不能给你永恒的我

  ……

  既然是分离

  我便不奢望相遇,

  如果我仍在你记忆中行走

  请用你有情而无情的手

  轻轻按下我多情的头

  ……

  多年后,残酷现实告诉我,有才根本不是有财对手,但我同时也发现,有财同于旺财,旺财不就是一条狗吗?如此,阿Q一般心态回到自己“有才”认定轨道,甘于平寂。

  随后数年,我练书法,写文章,做演讲,做着领导断然否决的“什么玩意儿?”遗憾的是,期间,我做了小官,“有才”献媚于“有财”,我享受了话语权荣耀之时,委屈了内心的“有才”呀。

  因为走得太远,所以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不忘初心!”

  初心是什么?是“有财”吗?那不就是一条狗!十多年误入歧途的“有财”之路,终于止步于内心“有才”的幡然醒悟。

  ……

  “你真的有才!”

  走进“一树花开”,曾经断然否决的领导如是说,那一刻,我没有该有的激动,几十年领导的“什么玩意儿”认定和自己的“有才”坚守,冥冥中掉了个,这时候我终于明白,我哪里有才?不过是自欺欺人。

  “知人者智”,政治是最高智慧,领导才是高级“有才”。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有才也好,有财也罢,一切让位于时间流淌。知天命之年了,领导的否决不再有意义,自我的“有才”坚守也只是笑谈。或许,稳定住血压,控制好血糖才是真正的有才。

(二)

  昨日,“一树花开”订购石磨到达,小黄豆,土胆巴,“一树花开”将现磨豆腐迎接各方宾朋。

  石磨精致适用,只是托架太低 ,与磨磨之“手转乾坤”相去甚远,于是,我之“有才”开始作祟,早年学就的木工手艺派上用场,锯木钻孔,搭架钉钉,居然干得漂漂亮亮,哈哈,我好有才!


  “什么有才?你是有闲,退休老头!”

  老婆劈头盖脸,一点不留情面,是呀,如果这也是有才,天下苍生不是个个有才?

       天生我材必有用,我这哪里只是有闲,我这是有趣!我大声抗辩老婆。


  什么有才、有财、有闲,有趣才是彩色人生。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从今以后,做有趣之人吧,只是,我改不了喜欢那千篇一律的好看皮囊,我固执以为,有好看皮囊才有有趣灵魂,一如我当年的“有才”坚守。

  坏了,老婆来了!赶紧住笔,好看皮囊和有趣灵魂哪里顶得住河东狮吼?!

  唉,有才、有财、有看、有趣都敌不过有畏,敬畏天地自然,敬畏老婆大人。


  算了,算了,有无相生,如今,我无欲无想,但有情有义。

  对了,我还是坚持自己有才,真的,我太有才了!

  呵呵哈哈哈……

 2019年7月3日晚写于“一树花开”工作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