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夜郎娄山晨雪诗——山野人家

2019-3-19 21:12|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娄山晨雪

摘要: 八十年代,山村里的人都羡慕城市生活。如今城市人开始羡慕山村生活,那里没有工业污染,那里没有噪音污染;那里没有高楼大厦遮天蔽日,有的是树木青翠,蓝天白云;那里没有机器轰鸣,汽车声咽,有的是泉水叮咚,松涛 ...

       
       注:在此特别鸣谢著名双钩书法家刘杨老师为夜郎娄山晨雪题字!

       八十年代,山村里的人都羡慕城市生活。如今城市人开始羡慕山村生活,那里没有工业污染,那里没有噪音污染;那里没有高楼大厦遮天蔽日,有的是树木青翠,蓝天白云;那里没有机器轰鸣,汽车声咽,有的是泉水叮咚,松涛鸟鸣;那里没有防腐剂,地沟油,有的是绿色食品……
        空巢和留守,是如今山村最大的痛!……
                                                             ——题记

 
山野人家

冬暖夏凉的青瓦房
守望着苍翠的山    清凉的水
朝阳下晨雾里溢出的鸟语
黄昏时晚霞中飘来的蝉鸣
夜深时的犬吠鸡鸣
站在松涛浪潮之巅瞭望黎明
可否归来的足音在黎明之外响起

咳嗽一阵紧过一阵
咳出那一口口抑郁之痰
像翻越天山雪峰那么艰难
咳破深夜雨幕    咳不垮老屋的守望
那一丝丝温暖漫过最柔软的角落
痛——
难以入睡    启明星的泪撒满每一根草尖


雨停了    天亮了
袅袅炊烟一如那佝偻的身影
任由那抹阳光轻抚
痛穿过脊椎向四肢投放
像大漠深处的核爆炸
那盼子回归的希望
就如一幅孤烟直的画面

鸡是纯天然的
一步一步爬上佝偻的脊背
蹒跚着走到山村的小集市
换回酱醋盐    与自种的椒子
搅拌日子    两双饱经沧桑的眼
相视而泪    把最肥的那只
留给孩子带到城里稀释防腐剂的浓度


石磨静静的睡在屋外
接受风雨阳光的考验
曾经的生活必需品暗然退场
用一只眼睛看来去如蜗牛的身影
雨天跟着几滴清泪    阳天跟着舌燥
看似祥和的山野人家
青瓦房下正撰写一部浸透血泪的诗集


         作者简介:娄山晨雪,姓名:曾凡勇,1971年5月生于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夜郎,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桐梓县文学创作协会会员,桐梓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理事,遵义市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贵州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唯美微型诗社会员,东方诗词协会会员。现任【环球诗歌】总编部执行副总编,《望月文学》杂志特约作家,《芙蓉国文汇》签约作家;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好大夫在线网注册医生。其作品在《北京青年报》、《中国科普作家报》、《贵州诗联》、《东方诗词》等全国各级报刊杂志上发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娄山晨雪 2019-3-20 07:52
诚请各位老师雅正留下宝贵意见!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