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今日,毅然决然走进阳光!

2018-10-11 23:25| 夜郎网cnyelang.cn | 编辑: cnyelang

摘要: 凤凰古城,三桐梓叉垭
  (作者:刘杨)
  今日,难得暖阳!
  可惜,直到中午,我才惺忪睁眼,多日,我“躲进小楼成一统……” 过起了美国时间的黑白颠倒生活。
  细雨多日,若非外力“胁迫”,懒于走出自己陋室。刘禹锡有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多日阴雨,国庆长假都减色不少,怎敢期许我陋室之“一树花开”?
  朋友来电话,“女子学堂”筹备组委会多名美女老师等我一见,商讨讲课事宜,众星盼月,组委会有意让我首讲,压力山大呀!
  中秋国庆,小家大家,奇趣的是,中秋我在细雨之凤凰古城,沱江浇灌的凤凰,建筑古朴,因沈从文、黄永玉、熊西龄等,文化气息浓郁。
  文质彬彬的沈从文和他笔下的沱江翠翠,让我一直以为凤凰是柔性的。此次雨中沱江泛舟,虹桥寻古,尤其是沈从文故居参观,让我重新认识了凤凰,重新认识了表面文质彬彬,而内心桀骜的沈从文。
  沈从文从军四年,当年面容俊郎刚毅,与写作成名后的长衫眼镜判若两人。其实沱江字面之意,有着浩浩汤汤的滂沱大气。
  不仅如此,凤凰还有九十一岁撩林青霞,九十三岁开法拉利的沱江汉子黄永玉。黄老左手绘丹青成就大家,右手使拳头解决矛盾。就此,凤凰没有阴柔理由,只是,沱江边的翠翠太可人了,误读了凤凰,误读着沈从文,当然,也误读了翠翠清秀遮掩下阳刚凤凰和野性沱江。
  同样的细雨,国庆日,我登上老家的东山, 东山,又称东山坡,顾名思义,相比周边,有着绝对的海拔优势,她离县城最近,植被茂盛,更有着当地最悠久的寺庙“佛顶山降龙寺”,俗成“三叉垭”。
  清晰记得,我四十多年前来过一次。孩童时期,心无挂碍,有的只是神秘探寻和登高成长。在那个肚子都填不饱的年代,甭说孩子,就是成人,也鲜有来此烧香祈福。
  就那么一次童心与佛法的自然邂逅,“三叉垭”成为我心里的圣洁。
  国庆之日,细雨登山,有信仰的民是幸福的,宽容民信仰的国是强盛的。所以,国庆登山,意义非凡。
  依稀有当年简朴寺庙轮廓,简朴,该是与佛最为接近了吧。
  国庆之雨中山行,缘于一张白纸的童真,或许,般若智慧的佛与混沌未开的童真有着天然的融合对接吧。
  “雨中登东山”
  呵呵,读过“雨中登泰山” ,泰山极顶,依然是佛法观照。
  “世间好语书说尽,天下名山僧占多”。
  有着龙脉驰年的泰山如此,区区一个桐梓东山?
  顺路而上,好是顺溜,路旁,时代色彩标语杂于绿茵树丛,总有着或多或少的扎眼不适。
  不知什么时候起,路,变成了彩色。随行朋友说,这是政府作为,彩色显眼,好看!万绿丛中一点彩?我好是无语,自然绿色才是天下最美丽的色彩呀!
  不作为的作为!当然,收益多多。
  突然想起一幅对联: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美人。横批:“吏”害了我的国。入木三分啦!
  是路好走还是谈笑放松?很快我等便到了数十年神圣沉淀的“三叉垭”,可怜的是,我心里没有了那份庄严和清净。
  寺庙依山,有多间殿宇,路面铺精致刻石,寺庙黄墙青瓦,多处墙体还散着油漆味道,装修电钻突突鸣响。寺庙未见住持僧侣,也没有该有的钟磬之声,唯在偏房里,一位中年和尚正颠锅炒菜。
  与所有寺院一样,大殿左右均有对联护法,奇怪的是,主要牌匾均为有势之人,不能说字不好,是捐赠多多和能量强大吧?
  最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大书法家赵朴初先生题写的“佛顶山降龙寺”牌匾如杂物一般被随意丢弃,牌匾日晒雨淋,惨不忍睹。要知道,赵老为书法大家,声名远赫,若不是为庙名题写,“三叉垭”断然请不了赵老先生题字。文化被践踏,佛法任飘零,悲哀呀!这哪里是童真时期的佛法淳厚,分明是商气,官气混搭的不二法门。突然开悟,灵魂的仰望,思想的匍匐,只属于那个纯净的年代。追梦 朝圣,梦,永远飘浮;圣,时常高远,与其混迹伪善虚真的自欺欺人,不如做个喝酒爱女人的真实自我。
  东山之顶,一尊金色观音塑像巍峨矗立,在森林环抱中,尤为熠熠生辉。菩萨目光处,两根硕大烟冲冲天而立,两条巨大烟龙恣意菩萨天空。
  何处是桐梓标志性建筑?有说嘉华酒店,有说世纪广场,我却说,这两管肆无忌惮的烟龙才是桐梓最奇葩的标志性建筑。
  与观音菩萨并立的该是“阿弥陀佛”和“大势至菩萨”,又称西方三圣,可是,在桐梓东山顶上,与菩萨为临的居然是两条唯我独尊的污染烟龙!
  据说,烟龙始作俑者为桐梓前县委书记,他“力排众议”,坚持引入,利欲熏心啦!
  哎,权力终归大过佛法,佛法是需的,而权力是实的。要不,三叉庙宇怎会佛表权里,佛面商心?
  呵呵!还好,霸道县委书记已身陷囹圄,快哉!可快哉阻止不了烟龙横霸天空,快哉,抵御不了铜臭佛法。
  “一轮明月惊山鸟;几杵疏钟醒世人”(三叉垭庙宇对联)
……
  呵呵,融融阳光由窗户射入,探身一看,小区花园好是热闹,小孩追逐,老人牵手……还呆陋室吗?不!阳光邀约,时不待我,我毅然决然走出陋室,走进阳光!
  2018年10月11日匆匆写于未来方舟至花果园途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